品质推荐 ↓↓↓

下半身的男人

「我┅┅哦┅┅我嘛┅┅嗯┅┅快点嘛┅┅把你的大肉棒塞进来┅┅人家要你嘛┅┅」
晓铃的淫声浪语,让我鸡巴变得更大、更硬,没想到这小妮子发起浪来这麽骚,真该早点搞上她的┅┅
┅┅
晓铃是我在大学时代的同学,也是我女朋友的好朋友,但由於女朋友住在南部,自从毕业後,都是靠**联络,见面的时间就少很多,而晓铃则和我一样都是住在台北,因此平常见面的时间相对来说也比较多,虽然常常联络见面,但因为实在太熟了,所以也不可能发生什麽情愫,而我承认我自己也不是什麽正人君子,心里总是想∶若能有个炮友不知道有多好,老是靠右手来解决性欲,好像有一点不实际的感觉。
晓铃虽然不是什麽大美女,但她那足以傲人的丰满胸部总是让我有点想一窥她的身体密码,或许是女友的胸部比较小(只有B-CUP),所以从她身上可以找到一种补偿感,偏偏她又特别喜欢穿紧身衣(其实有些不是紧身衣,但她穿起来就变成紧身衣了),更突显她的胸围伟大,有了这一种想法後,跟她见面的时候,视线总会特别留意她的胸围。
刚毕业的时候,大家都要找工作,但女生找工作总是比较危险,晓铃当然是找我当司机兼保镳,我当然是必须假装不情愿的样子,不然不是太不把女友放在心中了吗?我们约在台北,见到她时,觉得她今天特别漂亮,可能是化妆的缘故吧。
「干嘛呀!想要靠美色应徵呀,不要浪费化妆品了啦!」
「喔!真是的,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亏我的,果然没错。」
「不过说真的,你化起妆来还蛮好看耶,平常跟我见面怎麽都不化妆呀!」
「跟你见面喔!还是省点化妆品吧,没穿拖鞋出来就已经很对得起你罗!」
「好啦,好啦,等会面试时,你就把这伶牙俐齿的工夫秀出来就对了,上车吧。」
在车上晓铃问我她的穿着会不会很奇怪,她穿着一件黑色的浅薄小外套,从外表看里面应该件蛮合身的细肩带上衣,而底下穿的是黑色的大约膝上十公分的小短裙,然後配上半统的靴子。
我笑着说∶「你是要去应徵槟榔西施呀,这样不够辣哦!」
「什麽槟榔西施,神经病呀!我要去应徵文案助理啦。」
「哦,可以啦,这样可以啦,这样老板一定会用你啦,提振工作士气嘛!」
「干嘛!你以为我是什麽呀!」
我免不了挨了她一顿捶打,不过她这样的穿着,真是让我心痒痒的,虽然开着车,但心中可是想到她那小外套下养眼的细肩带上衣和那小短裙下的小裤裤,不由得淫心大起,我那小老弟不自觉的变大,顶的我真是难受,晓铃一路上说个不停,我却什麽也没听进去,我幻想着能抚摸她┅┅抚摸她的大腿┅┅抚摸她的乳房┅┅甚至舔她┅┅亲她┅┅舔她的耳际┅┅亲她丰厚性感的双唇┅┅舔她的乳头┅┅舔她的肚脐┅┅舔┅┅舔她的丰臀┅┅我幻想她那裙下现在正穿着性感内裤┅┅
我真是色,开车也不好好开,直到她大声叫我後,才回过神来,我推托是音乐太大声了,所以没听到她说话,当然她是不会知道我在想什麽的。
晓铃果然顺利地的应徵到这份工作,所以很高兴的正商量如何打发下午的时间,好久没打保龄球,我就提议去打保龄球,不过她说她穿裙子不方便,但是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还是把她说服了。打过球的人都知道,是一定要换鞋子才能上球道的,我们当然也不例外,只是这一换鞋子,让我真可用“满园春色关不住”这句话来形容。
她先拿鞋子,蹲下来换穿的时候,我正好在她的对面,哇塞!映入眼廉的是她她那丰满胸部脐出的乳沟,从上而下的窥视,那乳房的大小真的是不输天心,可惜这时间不能暂停让我好好地欣赏,虽然是这短短的数十秒,但┅┅真的是足以让人喷鼻血,不小心看到她的乳沟风光。为了掩饰我的淫心,我刻意选择坐在她的对面,打球的时候,看着她穿着短裙的美腿,摇摆着她的臀部,缓缓前进,真有股冲动,想冲上去抱着她┅┅然後顶着她的臀部┅┅这股淫心刺激我的小老弟又再度苏醒,尤其当她打完,又笑嘻嘻的转向我,看到今天特别漂亮的她,实在是很难把欲火调降,得去买个冷饮降降火。
在我去买完了冷饮後,不但没有降火,这欲火还节节上升,原因是晓铃觉得热,把她那小外套脱下来,果然是一件有点花色的细肩带上衣,让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她的胸上。在我正要坐下的时候,突然瞥见她的双脚微张,在双脚之中,隐约地看到粉红色的东西,哇!是┅┅是她的小裤裤!┅┅我藉机喝着饮料,眼光不断投向她的两腿之间,她则拿起刚才公司发的一些工作须知的文件在看,正是太棒了,我正好可以慢慢的欣赏。
似乎是平常太少穿裙的关系,她的腿愈张愈开,看到小裤裤的部分也愈来愈多,有一种偷窥犯罪的感觉,但却很刺激,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但我的小老弟却是剑拔弩张地要我不准停止这飞来的机会,唉!男人下半身战胜上半身的时候,就是犯罪的起源了。我又开始幻想,幻想着和她耳鬓厮磨┅┅和她唇舌交战┅┅和她互相抚慰┅┅我想摸她的乳房┅┅好想┅┅好想摸她的私处┅┅
「晓铃┅┅」我居然脱口而出,真是糟透了,口气还不像平常那样哥儿的谈话。还好,我的反应够快,连忙恢复平常的语气说∶「要不要打呀,休息够久了吧!」
五局的保龄球就在我的淫心驱使下,草草地结束了,後来去吃了一顿晚餐,什麽也没发生,而从这天起,对於晓铃身体的密码愈来愈有“性”趣,故事的发展,也是我始料未及,只是这段故事是明天的工作了。

(2)
从这天以後,每次和晓铃见面,都有一种热烈的期待,期待她能穿得养眼一点,让我能大饱眼福,她的穿着虽然还蛮符合我的品味,但是我骨子里总希望她能穿的像槟榔西施一样,尤其她那逐渐成熟的脸庞化上淡妆,实在跟大学时代判若两人,所以想要看到她穿那麽露骨上街,那是绝不可能的事,尤其是要她穿上细跟的高跟鞋,那更是痴人说梦了,因为她老是拿一套什麽穿高跟鞋不符合人体功学的理论,而且是为满足我们男人的性幻想的说法来回应我,反正就是不可能看到她穿就是了,难怪她跟我女朋友可以成为好朋友,不过以她丰满的双峰仍然是可以让我性欲高涨的,尤其是每次会面时,我都会有意无意的触碰她,当然这种触碰的尺度在她觉得是哥儿们的触碰,若是有偷窥到晓铃的小裤裤或是她的乳沟时,回家後都会不断回想那幅景像,她也成为我性幻想的对象,而且几乎都会为她而射精,只不过那是需要藉着色情影带的女主角来幻想就是了,甚至还有一次是和女友电交时┅┅
这天是星期六,和晓铃见面吃了顿饭打打屁後,礼貌上当然是要送她回家,这天我是骑着机车,大家也都知道,夏天台北的午后总会下起雷阵雨,当然不会因为我要回家而有所改变,心想∶真是衰,早知道就早点走就好了,碰巧又只剩一件雨衣,一个具有绅士风度的人,通常都会把雨衣让给女生穿的,我自然也不例外,不过晓铃看雨下的不小,她也不忍心同学淋雨,所以她就提议我把雨衣反着穿,然後她躲在後面,可是我仍然会顾虑到她後面仍会被雨淋湿,这又是我所不愿的,但如今好像只得如此,所以我就请她多担待些了,下次我一定准备两件雨衣的。
坐上我的车,一开始她只扶着我的腰,後来可能是因为雨太大了,或是可能有点冷了,所以她的身体愈来愈靠着我,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双峰正贴着我的背,哦┅┅好棒的感觉┅┅
红灯的停下来的时候,我的手放在她的腿上问她会冷吗?我才发现,唉呀,她今天不是穿长裤,而是穿着牛仔热裤,哇!摸到她大腿的感觉真好┅┅她倒是不会认为我想干嘛,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不过真棒!
在之後的几个红灯,我都藉机摸着她的腿跟她说话(当然是只有放着,并没有上下游走,毕竟不是女友嘛),那种感觉真好┅┅!这时候我倒是庆幸有这场雨,让我能摸到晓铃的美腿,尤其她那乳房紧紧的贴着我的背的感觉,真的好柔软,让我那话儿一路涨着,好兴奋┅┅好爽的感觉┅┅真希望她家是住在更远的地方┅┅气温能够更低┅┅以致她能紧紧抱着我┅┅乳房紧紧贴着我┅┅双腿紧紧的靠在我的两腿外侧┅┅然後,摸着她的腿┅┅上下摸着她那白皙的小腿┅┅大腿┅┅然後把她┅┅唉!真恨,她家怎麽这麽快就到了,只得如此了,顶着涨大的阴茎,自己回家了。
洗过澡,正准备拿起色情影带看的时候,女友打**过来。
「静雯呀,嗯,我刚洗完澡呀!」
静雯就是我的女友。
「等下要干嘛呢?」
「等下要看录影带呀!」
「你不要又看色色的影带了哦?」
「唉哟,偶尔看看嘛!我好久没跟你做爱了耶,当然要自己解决了嘛!」
「你好色耶,在说什麽啦!」
「说我想干你呀,说我在想你那淫荡的样子呀!」
「你很色耶!没事干嘛兴奋呀!」
我当然不能跟她说我为什麽兴奋的事了。
「没有呀!想你嘛!好想抱着你干哦!」
「嗯┅┅你好坏哦,都在乱想。」
我见机不可失,就更进一步的说∶「真的是想你嘛,谁叫你那麽淫荡,我那里好硬哦,你要不要摸摸看?」
「嗯┅┅你不要挑逗我啦┅┅」
「你有没有自慰呀?」
「才没有呢,我又不是你!」
「真的哦,都不想我哦,看我下次怎麽拿肉棒鞭打你。」
「来呀!来呀!」
「真的好想干你,摸着你的乳房,舔着你的奶头,摸摸你那湿湿的地方。」
「嗯┅┅你那里是不是很硬了呀?」
「对呀,好想干进你的阴道,你现在穿什麽呀?」
「穿短裤,短袖呀。」
「穿热裤呀?」我到底在想什麽?已经把她当成晓铃了。
「没有啦,一般的短裤呀!」
「哦,想打手枪耶,你摸摸你的阴道看湿了没?」
「嗯┅┅你好坏哦,逗着人家好想要┅┅」
我一边幻想揉搓晓铃的奶子,一边幻想抽插女友的感觉,感觉好特别┅┅在**的另一端,阵阵的娇喘声┅┅让我愈来愈兴奋,终於我射了┅┅而女友也在我的挑逗下,达到了高潮。
完事後,一阵罪恶感随之而来,唉!我真不是人,真不是一个健全的人,居然跟女友电交,还想着别的女人,不行这样子了,男人的下半身总是如此,老二总是不听老大的话,然而罪恶感并不是持续不断的,正像当年法国大革命时轰轰烈烈的事迹,再也不能唤起人们的激情了,它给人的是片刻的激情,而并非永恒的记忆,我无法像颜回那样不贰过,因此故事才有继续下去的可能,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晚上的事了。

(3)
「我想搞你┅┅用我的肉棒顶着你的臀部,双手来回地抚揉你的大奶,你总是轻易地就能挑起我的性欲,看着你讲话的样子、看着你性感的红唇,就好想把我的肉棒塞进你的嘴里去,想看你风骚的样子、想看你被我的肉棒抽插时那舒服的样子,想┅┅想听听你淫荡的叫声、想舔你的骚穴┅┅想干你┅┅哦┅┅想干你┅┅晓铃┅┅」
晓铃俨然已成为我的性幻想对象了,想着她自慰的次数愈来愈频繁,上星期带着满腔的欲火下南部和女友会面,女友来接我时,穿着一件细肩带的上衣和七分裤,白皙的双脚踩着厚底的夹趾凉鞋,身材显得更为高挑,好久没看到她,怪想念的。
她高兴的挽着我,突然之间有种幸福的感觉,看着她眉飞色舞的说着最近发生的事,还是像以前的可爱,她执意要载我,说这是她的地盘,非得让她好好表现不可,坐上她50CC的小车,抱着她的腰,女人的腰就是不一样,有一种魔力,我呀,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淫欲,我那根肉棒又逐渐涨大,我刻意顶着她的臀部。
「你好色耶,坐机车也会兴奋呀?」
「哪有色呀,是你给我机会耶,谁叫你那麽性感呀!」
我亲亲她的背,然後摸摸她的臀部,好棒!
「好啦,不要闹了啦!」
「我好想你哦,现在好想和你做爱哦!」
「前面有一家旅馆,走啦,现在就去啦!」
「不要啦,先回我家啦。」
「走啦,走啦,我好想你的嘛!回你家就不方便了啦。」
不知她是拗不过我,还是她也想,总之,我们直接就去旅馆了。
进了门,将门反锁,也不管什麽针孔不针孔了,直接把静雯按在门上狂吻,两个人的舌头热烈的缠绕,我一边吻着她,一边摸着她的胸部,虽然没像晓铃那麽大,但至少比较实际,我伸手进去将她那无肩式内衣解开,我捏捏她的乳头,嗯,果然她也很兴奋,乳头都硬了,我蹲下去,双手揉她的奶子,用舌头舔她的奶头,微小的呻吟声,告诉我她的兴奋。
「你好骚哦,刚刚还装清纯,明明就很想┅┅」
「还不是你挑逗人家的┅┅」
那股娇媚的样子,让我的肉棒举得更高,我叫她往後转,一使劲把她的七分裤扯到脚间,映入眼帘的是性感的白色丁字裤。
「哇!你好骚哦,穿丁字裤出来呀!」
「哪有呀,人家是因为穿七分裤比较贴身嘛,一般内裤会看到痕迹嘛!」
「少来了啦,你这个骚女人,是不是要挑逗我的呀?」
我将她丁字裤的细线拨到旁边,用手试探她的阴道,真是湿,我迫不及待的脱下我的裤子,将我的肉棒直接放进她的阴道。
「哦┅┅你好粗鲁哦,直┅┅直接就┅┅就┅┅进来了┅┅」
「嗯,我想要你嘛,你是不是也很想要我呀?」
「嗯┅┅对呀┅┅嗯┅┅我┅┅我好想要你哦┅┅」
「想要我什麽呀?」
「想┅┅要┅┅你嘛┅┅」
我突然停止抽送的动作,故意问她∶「想要什麽呀?宝贝。」
「嗯┅┅动嘛┅┅想要你的那个嘛┅┅你知道的嘛!」
「那个是什麽呀?」
「阴┅┅阴茎呀┅┅想要┅┅想要你的阴茎啦┅┅快嘛,动嘛┅┅」
「想要我的阴茎干嘛呀!是不是要我干你呀?」
「对┅┅对呀┅┅要你┅┅你的阴茎干┅┅干我呀┅┅」
走在路上看到像静雯这样的女人,绝无法想像她讲的那些淫语,但我就喜欢挑起她的淫欲,我快速地的抽插她。
「你这骚女人,让我想干你,你说你是不是很骚呀?」
「嗯┅┅嗯┅┅我好骚哦┅┅要你干┅┅喜欢让你┅┅让你干┅┅」
扶着她的腰,看着她身上的细肩带的上衣,掉落在两脚间的裤子,脚上还踩着夹趾凉鞋,哦,好棒,我前後不停地抽送。
「静雯┅┅你真的很诱惑人┅┅」
「嗯┅┅干我┅┅让我叫┅┅哦┅┅好棒┅┅你好棒┅┅」
静雯对於性爱是比较被动,因此她的淫声浪语都是我引导她说的,要叫她说更淫荡的字眼,恐怕是比较难,不过她真的很棒,尤其看到她的脸,那麽清纯可爱,又有气质的样子,光想像她那皱眉舒服的样子就让人兴奋了,何况我还抽插着她的阴道。
这一天,我们做了两次,好棒,随着假期的结束,不得不北上。
晓铃呢?暂时忘了她,但才刚下飞机,晓铃的**就来了┅┅



  

名站推荐 ↓↓↓